《穿越時空》阿根廷轎車穿越事件

1968年6月1號深夜,兩輛高級轎車在南美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市郊疾馳著。六月天,在南美是冬季漸漸降臨的季節。然而,阿根廷的濱海地區都幾乎沒有經歷過嚴冬。那里離赤道的距離與東京相仿,可是,在最寒冷的七月,平均氣溫也保持在十度。而在盛夏的一月,也難得有達到二十五度的日子。這或許是大西洋海洋流起了調節氣溫的作用所致吧。這天夜里,兩輛轎車疾馳著,濃霧正籠罩著四野。后面車上坐著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律師蓋拉爾德.畢達爾博士和他的妻子拉弗夫人,前面車上坐著的夫妻二人是他們的朋友。為了探望熟人,他們由布宜諾斯艾利斯南面的查斯科木斯市,向南一百五十公里的買普市,徹夜驅車而行。

阿根廷的西部屏障著險峻的安第斯山。由中部直到東部是綿延的大平原。那是南美最大的谷倉.道路穿過連綿無際的麥田,又直插砂塵漫漫的荒野。不知是因為前面的車速度太快了還是由于博士夫婦的車發動機有點毛病,兩輛轎車的距離漸漸拉開了。

前面的車臨近買普市郊時,兩人回首顧望,后面是濃霧迷漫,什么也看不見。于是他們決定停車等候后面的博士夫婦。可是,等了半小時、一小時,迷霧中依然茫無所見。道路平坦而無分叉,他們心中狐疑,調回車頭來尋望。然而,既沒有車相會,也沒有車停在路旁。甚至連出了故障或破損的車的碎片都沒有見到。就是說,博士夫婦乘坐的車在公路上奔馳途中,忽地化作云煙消失了。

自翌日起,親戚朋友們全體出動,找遍了查斯科木斯市與買普市之間。然而,道路東西兩邊,在廣袤無垠的地平線上,不論是人還是車,連影子都不曾見到。

兩天過去了。正當最后要報警時,由墨西哥打來了長途電話。電話說:“我們是墨西哥城的阿根廷領事館。有一對自稱是畢達爾律師夫婦的男女正在我們保護中。您認識他們嗎?”,接到電話很是詫異,于是請畢達爾本人來通電話,一聽,果真是失蹤的畢達爾博士的聲音。這就是說,博士夫婦六月三日確是在墨西哥城。

博士夫婦不久被送回了阿根廷,聽聽他們的談話吧,那簡直成了光怪陸離的事。據說,博士們坐的車離開查斯科木斯市不久,大約夜里十二點十分,車前突然出現白霧狀的東西,一下子把車包圍了。他們驚慌中踩下剎車,不一會兒,便麻木失去了知覺。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兩人幾乎同時蘇醒過來。這時已是白天,車在公路上行馳著。可是,車窗外面的景色,與阿根廷的平原已迥然不同了。行人的服裝也多未曾見過。他們急忙停下車來打聽,呵,竟然說這里是墨西哥!“這正是怪事!”他們這樣想著,又開動起車來,這時,街道和建筑物都無可置疑地說明確是墨西哥城。帶著夢境未醒的神態,兩個人跑進阿根廷領事館求助。他們驚魂稍定后才知道,他們的表在他們失去知覺的時刻—十二點十分已停住了,而跑進領事館則是六月三日了。這是完全如謊言一般的故事,可是,博士在待人接物上都是十分講信用的。只是夫人因受這次事件的刺激身患神經病而住進了醫院。

由阿根廷的查斯科木斯市到墨西哥城,直線距離也在六千公里以上。即便利用了船舶、火車和汽車之類,要在兩日內抵達也是斷無可能的。若只是人,還可以認為是乘飛機飛去的,可是,連轎車一起在墨西哥出現,這怎么說也是件怪事。然而,阿根廷駐墨西哥領事拉伐艾爾.貝爾古里證實說:“此事是真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