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方方,本名汪芳,1955年5月出生於南京的一個知識分子家庭。

方方的祖父早年被日本人所殺,父親隻好跟隨伯祖父生活,1937年,父親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

1950年初,長江水利委員會在武漢成立,開啟了興建三峽工程的構想。

1957年,三峽工程構想提速,方方父親的專業知識派上了用場,奉命調武漢。

那一年的冬天,兩歲多的方方,跟隨父母從古都南京,乘輪船溯江而上,兩天兩夜,來到了江城武漢,從此成為了武漢人。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時局變化,1960年8月,蘇聯撤回了專家,原定1961年開工的三峽工程,因此擱置到了三十年後。

方方一家仍然留在了武漢。

六十多年後,2020年,方方之名,家喻戶曉,人盡皆知,就是因為武漢之緣。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方方父親的工作單位叫長江流域規劃辦公室,簡稱“長辦”,當時的“長辦”主任名叫林一山。

父親工作優越,因此家庭收入穩定,與大多數同齡孩子相比,方方的童年還算比較幸福。

命運的變化,始於1966年,中國進入了特別的時期,全國上下都在鬧革命,11歲的方方和一幫小學生,也鬧著要革命,到了省委大院,卻不知道找誰革命,好在省委大院裡比較好玩,玩得忘記了為什麼到省委大院。

方方的父親和那個年代的許多知識分子一樣,受到了嚴酷的批判和摧殘。

1972年,方方的父親猝死於機關的俱樂部裡,對外又叫長江電影院,那年方方十七歲。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1974年,方方高中畢業,但是當時的高考制度已經癱瘓,方方的三個哥哥都已經下鄉勞動,方方因此得以繼續留在城中。

方方在一個名叫“運輸合作社”的企業當裝卸工,常常體力難支,情緒幾近崩潰,她曾對一個同事說,如果三十歲還在這個地方,就自殺。

1977年,恢復高考制度的喜訊傳來,年輕學子們開始重新復習功課。

1978年,方方在武漢二十中參加高考,考進了風景如畫的武漢大學。

那一年,方方已經23歲,畢業那年27歲。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武漢大學的前身名叫自強學堂,張之洞和譚嗣同的父親譚繼洵,1893年創辦。

1939年,日軍在武漢大學種下了20多株櫻花樹,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後,日本多次贈送櫻花樹,成就了武漢大學的櫻花勝景,舉世聞名。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1982年,方方大學畢業後,分配至湖北電視臺,從事編劇、撰稿人等工作。

1983年,28歲的方方到鼓浪嶼,買了人生中的第一條裙子,這也是人生中新的開始。

1989年,方方調入湖北作家協會,專業從事文學創作。

方方的創作以小說和散文為主,至今已經出版了60多部,並有作品譯為英、法、日、意、葡、韓等文字在國外發行。

近年來,方方的知名度在國內顯著提升。

2012年11月上映的電影《萬箭穿心》,就是根據方方的同名長篇小說改編而成,講述的是武漢女人李寶莉悲劇的一生,觸碰現實題材,直抵人心。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2017年4月23日,第三屆“路遙文學獎”揭曉,方方的長篇小說《軟埋》獲獎。

主辦方在頒獎詞中寫道:“在2016年發表的小說中,方方的《軟埋》是一部結實、厚重、令人深思的現實主義力作……批判與文學達到了很高度的融合。”

《軟埋》講述的是一個女人的悲劇故事,四五十年之間,從一個鄉紳的兒媳,成為一個勤勉慈愛的保姆,再到沒有知覺的植物人。

《軟埋》的批判題材,在某些群體的眼裡,與主旋律相悖,因此遭到了猛烈的攻擊和批判。

獲獎僅僅一個月後,2017年5月,《軟埋》被禁。

《軟埋》,因為批判,而被軟埋。

批評難容,更何況批判!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2020年1月25日,武漢封城的第三天開始,方方開始以日記形式記錄疫情期間的切身感受,同時直指存在的各種問題,矛頭所指,都是老百姓不敢輕易得罪的體制力量。

方方日記,一方面被民間認為是疫區的一種真實聲音,因此成為武漢乃至湖北人,甚至全國人民疫情期間的精神食糧,有疫區讀者說,方方日記是我們在鬱悶中的一個呼吸閥。不少讀者,為了等著看日記,遲遲不肯睡覺,說是生物鐘都亂了。

前幾日我發過一篇聲援方方的文章,有個名叫“農夫”的網友留言說,“方方日記,我堅持不懈每晚守候到凌晨一點,我隻有默默地看,靜靜地想,呆呆地思!這掩耳盜鈴的寓言故事,會讓我們怎麼樣!”

然而另一方面,日記中披露的各種問題,觸及到了養尊處優的傲慢的權貴階層,因此被這些體制力量視為水火不容、不共戴天。

方方的諸多日記被刪,並且受到了有組織的圍攻,批評、質疑、漫罵,鋪天蓋地,不絕於耳。

圍攻者似有深仇大恨,欲置之死地而後快,有人稱她“妄議”,有人稱她有“陰謀”,有人稱其是“賣國”行為。

扣的這些聳人聽聞的帽子,隻要有任意一頂得到實錘,就會讓方方徹底涼涼,再無說話的機會。

好在方方一生清白,不然老早就被舉報抓起來了!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有個名叫齊建華的人,在“察網”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一部惡意滿滿的》。

看看這標題,瞬間令人毛骨悚然,“惡意滿滿”這四字,用在寫這篇文章的人身上,倒是恰如其分。

2020年3月19日,方方發表日記,封城第57天,《我雖已退休,但打場官司的精力還是有的》,方方針對“察網”涉嫌故意造謠和構陷的文章,欲訴諸法庭。

“察網”認慫,刪除了那篇“惡意滿滿”的構陷文章。

3月20日,方方的日記標題:《你看我怕不怕你們》,“來吧!把你們所有的招數都拿出來,把大牌都喊出來。你看我怕不怕你們。”

顯然,方方已經做好了戰鬥的心理準備。

再過兩個月,方方就整整65周歲了。

是什麼力量,把一位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一位年老的女戰士!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3月22日,武漢封城第60天,方方日記,《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朋友們似乎都覺得我的危險大了起來,”方方說:春天是讓人覺悟的季節,也是給人信心的季節。這個覺悟和信心就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3月23日,方方日記,《所有的疑問,都無人回應》,“比較好玩的是,以前甩鍋,是官員甩專家,專家甩官員。現在好,全都可以一齊甩到美國去了。”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3月24日,武漢封城第62天,方方日記第60篇,也是終篇,標題:《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到底是誰,把65歲的方方,逼成了打仗的女戰士!

方方說,盡管這是最後一篇,但並不意味著以後什麼都不寫,敦促追責的事,也不會放棄,“忘卻的恥辱!設若有人想輕松勾掉這一筆,我想那也絕不可能。我就是一個字一個字寫,也要把他們寫上歷史的恥辱柱。”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

當跑的路我已經跑過了;

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是誰把65歲的女作家,逼成了女戰士,日記封筆,請放過方方

方方日記終結了,圍攻者當彈冠相慶!

戰鬥雖然停止,但是尚未結束。

按套路,傲慢的權貴階層,哪會就此罷休,疫情散後,定會找方方算賬,所有的圍攻與構陷,都是有因而來。

我為方方的晚年擔憂!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有歌功頌德,也有批評建議,這才是真實的世界!

世界這麼大,為什麼連真實的聲音都容不下!

敢說真話的方方,也隻有一個,為什麼一個都容不下!

方方不言,難道世間從此一片太平!

隻聽贊歌,不聞異聲,隻有太陽,沒有月亮?

醒後方知,驚夢一場。

人世間,

如果良知尚存,

請放過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