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猗園部分歷史建築大修完畢 春節前將重新開放

東方網記者柏可林1月21日報道:建於明代嘉靖年間的古猗園,距今已有近500年的歷史。去年十月,古猗園開始啟動近40年來規模最大的保護性修繕工程。工程擬為期兩年,共分為四期進行。根據進度安排,春節前上海古猗園老園區古建築修繕項目(一期)工程,包括北門、孕清、逸野堂、鳶飛魚躍軒的修繕工作已經接近尾聲,即將重新開放。

讓建築可閱讀,逸野堂修繕背後的歷史變遷

古猗園不僅保留瞭江南古典園林的特色,更見證瞭中國百年的歷史變遷。據史料記載,初建時的逸野堂曾是古猗園的主廳。1932年“一二八”事變中,逸野堂被日寇侵占,淪落為馬廄,摧毀嚴重,僅存的楠木磚瓦更遭偷竊,隻剩建築基座。1979年,中國建築學傢楊廷寶主持整修古猗園,對逸野堂進行瞭復建。楊廷寶大師采用瞭當時的材料和建造工藝,豎向和橫向的結構構件為鋼筋混凝土,小木作采用木構件或木飾面外包,建築整體仿造明清風格,保留瞭古典園林建築的風貌和特色。值得一提的是逸野堂的屋面,用鋼筋混凝土仿制木椽子構件,展現瞭木構建築的結構之美,同時也反映瞭當時的建造工藝,體現瞭它的藝術價值和科學價值。

現在的逸野堂,建築主體雖不是明清建築,但卻記載瞭古猗園的歷史變遷、見證瞭抗戰時期我們的反抗和鬥爭精神,具有重要的的歷史價值。古猗園查閱瞭1980年復建的設計圖紙,明確瞭以價值評估為導向,反復與文物局專傢、建設施工單位、監理單位協商最優施工方案,制定瞭建築的保護原則和策略,對逸野堂的歷史價值、藝術價值、科學價值進行有效的保護。楊廷寶當年在原有的建築基座上進行瞭復建,疊加瞭不同時期的歷史信息和價值,是一種文化層的堆疊。在此次修繕的過程中,真實還原瞭這次的修繕應秉承文物保護工作的原真性和可持續性,尊重歷史致敬大師。

逸野堂屋面瓦片的破損較多,滴水和瓦當為定制的龍鳳圖案,很難找到規格尺寸和圖案一致的老瓦。古猗園將原屋面瓦片鋪設於主要的大屋面,將收來的老瓦鋪設於小屋面和不起眼的內側屋面,不同規制的瓦片不能出現在同一個屋面上。多餘的逸野堂瓦片統一收集起來,待日後維修使用。而入口和走廊能看到屋頂望磚的部分,以往為瞭整齊,會統一刷塗料和勾線對齊。本次屋面望磚重鋪後,會顯得有些層次不齊,但希望可以保留構件原有的材料特性和年代感,本次可見的望磚均不再進行處理,保留修繕的痕跡。

修復一根柱子整整12道工序,兩個月後顯“真本色”

本次修繕尋找瞭一些傳統工藝的匠人,傳承和再現傳統工藝。

古建築中常用的油漆材料,油和漆分別指兩種不同的物質,油是從桐樹上的桐梓中榨出的桐油;漆是從漆樹上采下的樹汁,經過濾去掉雜質加工而得的生漆。廣漆是一種由桐油和生漆熬制而成的傳統油漆材料。漆膜堅硬、富有光澤,具有獨特的耐久性、防滲透性,在南方潮濕地區運用較多。廣漆工序考究繁復,從割漆、熬制、清理、披灰、貼麻佈、打磨、上底漆面漆,修復一根柱子整整12道工序,需要反復批、磨。

傳統工藝廣漆的特殊之處,主要體現工藝組合,尤其是底層的處理尤為重要,這是為瞭防止塗層龜裂剝離,並對木構件進行加固、防腐處理。通過貼麻佈,在麻佈的拉伸作用下,木結構不易出現裂痕,起到瞭保護與延長審美效果的作用。

在廣漆的制作過程中,古猗園對比瞭若幹顏色小樣,在文物專傢的幫助下,最終確定瞭“半啞光”的試樣。值得一提的是,廣漆剛塗完後並不是最終的顏色,待1至2個月後才會返色出真正的效果。

而鳶飛魚躍軒屋脊的泥塑年久失修,特邀請瞭蘇州傳統泥塑非遺傳承人進行修復復原工作。以鋼筋鐵絲為骨架,采用傳統的紙筋灰塑形,待4-5天凝固後用白灰水加墨汁上成磚色,根據建築特色和基座的體量,修復瞭梅、蘭、竹、菊、牡丹和靈芝等8個泥塑,生動還原並再現瞭當年的工藝。

作者:柏可林

來源:東方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