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增剛|朋友啊,我們毀滅瞭什麼

文學愛好者的創作平臺

散文 / 詩詞 /小說 / 情感

對自己的再次剖析

朋友啊,我們毀滅瞭什麼

文/魏增剛

2020年冬至這一天,發生瞭兩件大事:一是公司請我們吃瞭餃子,二是我清空瞭手機的大部分內存。

在清空之前,手機十分卡,我手機4G網絡128G的內存已占91%。我是在一傢手機店清空的,清空瞭二十幾個文學群聊的內容,但內存紋絲不動;賣手機的小姐建議我換個256G內存的5G網絡手機,說她們也在用128G內存的手機,說我加的群太多,盡管群清空瞭,但沒法恢復,我的舊機可以折舊350元,新手機再降200元,大約2000元餘搞定。我說回去和媳婦商量一下。回瞭傢,媳婦沒有同意,她說我的手機由32G內存換成128G內存才一年多,而她用的才是64G內存的手機,她拿瞭我的手機說,我的手機加的閑群太多瞭,“和那些人有啥聊的?又沒有人給你錢?”直接就刪瞭幾個群,在我阻止下,還是清空瞭我的所有相片。手機內存恢復到瞭87%。我要下瞭手機,說暫時不買瞭,心卻如刀子在剜。

那些相片占瞭4G內存,是我幾年照下的,當時一秒兩秒沒有瞭,盡管,我以往時而就把一些重要的相片洗瞭出來,夾在瞭相冊中,但還是舍不得它們突然消失;然後就可惜那二十幾個群中發的東西,盡管我基本上沒有時間看,但我不忍心它們消失,那是文友們的數年的勞動成果,而且幾乎所有文章均十分優秀,而我刪瞭它們,我的內存沒有任何增加呀!

我心如林黛玉葬花一樣,“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內中十分失落後悔無奈,十分傷心自責,我瑟瑟發抖:我毀滅瞭一個書店!

我在心中說,幸虧自己寫的文章隨筆及發表的鏈接自己保存著沒刪,而且把文章及隨筆還打印瞭出來。文章及隨筆打印出來一是防止手機丟失,如果不打印,手機丟瞭後後果不堪設想,幾年的辛苦就毀於一旦;二是為出書做好準備,出書一方面為瞭作品更廣的流傳,另外一方面也是為瞭更好地保存。在這裡我警示廣大文友,自己的文章自己一定要妥善保存,指望別人為我們保存,常常是靠不住的。

隨後我便想到,我保存瞭父親爺爺的相片母親唯一一張合影,保存著伯父當年從西安給父親捎回的收音機,保存著自己及媳婦孩子的所有相片,保存著親友寄我的書信,把以前的隨筆自己的書信文章裝釘成《腳印》出版成冊,這些均十分必要。而自己上次回故鄉挖瞭老屋及門樓及門口的核桃樹臭椿樹,埋葬瞭所有舊傢具,損毀瞭父親留下的我騎瞭8年的自行車……盡管自行車樓門扇我讓堂哥幫我保存一下,但依然無法彌補我心中的創傷呀。

由於貧窮或小氣我們野蠻地毀滅瞭許多有價值的東西,由於發展,我們再次毀滅!豈不知金錢才是最沒有的東西!

毀滅!古今中外,我們人類發展的歷史也是不斷毀滅的歷史。好在我們到處都有名勝古跡博物館檔案館的存在,多少挽回瞭一些損失,往往可能是九牛一毛,但也是我們的安慰與救贖。

新的手機以後我還是會買的。而且,對於我的文章及全傢有價值的相片我會妥善保存的。最後,再次叮嚀眾文友,一定要保存好自己的文章及相片,那不僅是自己的心血,而且是無價之寶,一旦丟失,失不再來。一般說來,自己不保存,別人是靠不住的。許多文友已出瞭書,我也會再次出書的,這十分必要。

平臺特邀作者:魏增剛,男,46歲,畢業於西安鄉鎮企業大學市場營銷專業。愛好文學,一直筆耕不輟,出版隨筆散文《腳印》一書。在《扶風百姓網》《扶風微傳媒》《炎帝故裡論壇》《於都詩詞》《鄉土藍田》《吉瑞墨香文化傳媒》《城市頭條》《西府文學》《新新文學》《嵐山詩話》等十餘傢網絡平臺發表詩歌散文1000餘篇。最喜歡路遙魯迅的作品。西安市電視劇文學村村民,西安市未央區作傢協會會員,西安市作傢協會會員。

—鄉土藍田平臺—

創作不易,歡迎鼓勵點評!